我没有把自己影子的移动
看做地球移动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在黑暗中的恐惧
看做自己存在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的理智对不死的追求
看做自己死后存在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对未来的厌恶
看做自己死后不存在的证明。

我没有把疼痛的减退
看做时间流逝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对生存的兴趣
看做时间停滞的证明。

我爱你。我卑微。
我的欲望疼痛。我的身分模糊。
我的灵魂爆裂。我自我批判。
我留下线索。我不是我。我找到你。

我不是以前的那个我。我曾经不是应该是的那个我。
我没有变成我应该成为的那个我。我没有保持应该保持的。

自我控诉——我留下线索。我不是我。我找到你。我没有变成我应该成为的那个我。我没有保持应该保持的。

我混淆了生活和俗套。我混淆了原因和结果。

存档灵魂:


【奥地利】彼得·汉德克 Peter Handke


我来到这个世上。


我变了。

我是被创造的。

我产生了。我长大了。

我出生了。我被列入出生登记表里。

我年龄越来越大了。


我活动了。

我活动了身体的部分。我活动了我的身体。

我在原地活动了。我活动着离开了原地。

我从一个地方活动到了另一个地方。

我不得不活动了。我能够活动了。


我活动了我的嘴。

我有了感觉。我让自己能够受到别人注意。

我哭喊了。我说话了。


我变成了句子的对象。

我变成了句子的补足成分。

我变成了主句与从句的对象和成分。

我变成了嘴的一个动作。我变成了一排字母的组合。


我生活在时间中。

我想到了开始和结束。

我想到了自己。我想到了他人。

我走出了大自然。我变了。我变得不自然了。

我来到了自己的过去里。我看出我不是你。

我会讲述自己的过去了。我会对自己的过去保持沉默了。


我玩人生了。

我玩弄这个人生了。

我玩弄感情了。我玩自己了。

我没有玩的号码就玩了。我在这个季节里没有玩。

我玩了对邪恶的倾向。我玩了各种各样的想法。

我玩了自杀的想法。我在一片薄冰上玩了。

我在陌生的土地上玩了。

我玩了绝望。我玩了自己的绝望。

我玩了自己的X器官。

我玩了文字。我玩了自己的手指。


我身上烙着天生的罪孽来到了人世。

我天性就向恶。在对一奶手足的妒嫉中,我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邪恶。

我到人世不过一天,就已经不再是无罪的了。

我大声哭叫着贪婪地寻找过母亲的乳房。

我就只知道吸吮。我就只知道满足自己的享受。

我的理智让我不想认识存在与宇宙和我天性中的法则。

我是在邪恶中受精的。我是在邪恶中被造的。

我靠着毁坏物体释放了我的邪恶。我靠着践踏生命释放了我的邪恶。


我曾把人像神一样崇拜。

我在诗人们那些毫无用处的东西上得到了比有用的知识更多的乐趣。

我害怕文法错误更甚于永恒的规则。

我只接受了味觉的控制。我只信任过自己的感官。我没有证明过真实感。

我曾经不只热爱无耻的行为,更爱做出无耻的行为。

我曾最爱的就是和人一起作恶。我热爱共犯。

我热爱共同的罪行。我热爱罪孽的危险。


我没有寻找过真相。

我亵渎了神明。我不切实际。


我只是为那些世俗的事物担心过。

我没有用冷水浴来克制悲伤。我没有用热水浴来克制激情。

我毫无目的地使用了自己的身体。

我没有认识到事实。我没有把身体的天性置于精神的天性之下。

我否认了自己的天性。我逆着事物的天性而行了。


我误以为恶无非就是善的缺席。

我没有认识到恶只是胡作非为。

我在自己的罪孽中孕育了死亡。


我混淆了自由和放纵。

我混淆了诚实和自我暴露。

我混淆了伤风败俗和特立独行。

我混淆了梦境和现实。

我混淆了生活和俗套。

我混淆了强迫和必要的引导。

我混淆了爱情和欲望。

我混淆了原因和结果。


我没有把自己影子的移动看做地球移动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在黑暗中的恐惧看做自己存在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的理智对不死的追求看做自己死后存在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对未来的厌恶看做自己死后不存在的证明。

我没有把疼痛的减退看做时间流逝的证明。

我没有把自己对生存的兴趣看做时间停滞的证明。


我爱你。我卑微。

我的欲望疼痛。我的身分模糊。

我的灵魂爆裂。我自我批判。

我留下线索。我不是我。我找到你。


我不是以前的那个我。我曾经不是应该是的那个我。

我没有变成我应该成为的那个我。我没有保持应该保持的。


评论
热度(11)
  1. 存档灵魂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我混淆了生活和俗套。我混淆了原因和结果。

© 存档灵魂 | Powered by LOFTER